?
消费返利如何行骗?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9-13    

  中国传统的消费观念讲究量入为出,货比三家。即便是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的今天,大多数的长辈们将“精打细算,勤俭持家”的理念贯彻到底。如今消费已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各类打着“高额返利”的消费骗局层出不穷,在岁末年初的时候,消费者更要小心防范,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在揭秘消费返利骗局前,读者不妨先来了解一家消费商城的返利模式。这家线分后,白积分后才会转换成红积分,继而用红积分便可换算成现金。举例来说,在该平台消费了100元,将会获得10000个白积分,之后,每天返还的额度是在总额的基础上减去已返还的金额,再乘以万分之五左右。简单点说,返利的资金看作一个金融产品,那么5年的收益就是60%,10年就是84%。

  乍一看,返利确实很诱人,但换算成简化复杂的流程,观感就不会很强烈了。当消费者在商城消费1000元购买产品,达到返利标准,按照万分之五计算,消费者第一天可以获得0.5元,随后返还的金额越来越少,需要2000天回本,也就是6年才能拿回1000元本金。依此类推,消费金额越大,返还的期限会越长,且不论物价上涨对未来收益的影响,在波谲云诡的市场中,企业的发展不是一成不变的,消费商城背后的这家公司又凭借怎样的资质能够维持运营6年?

  今年上半年,这家名为“云联惠”的消费商城被广州警方成功摧毁,黄某等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在行动中落网。

  依托2014年建立的“云联商城”,根据云联惠官网之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5月8日,云联惠的累计交易金额约为3300亿元。虽然“吸金怪兽”被制服,但满目疮痍、留下一地鸡毛的现场让人唏嘘不已。

  《经济》记者辗转联系到广州的一位云联惠投资者黄大炜,当年他不顾妻子和女儿反对,投入的300万元早已化为云烟。即便人平安无事,自诩阅人无数的黄大炜还是很受伤,他向《经济》记者讲述起自己是怎样一步步走到悔恨的境地。

  2016年初,黄大炜从朋友口中获知云联惠项目。当时犹豫不决的朋友向黄大炜询问他的意见。黄大炜抱着谨慎的态度,建议朋友实地考察一下。在朋友的请求下,黄大炜跟随他一起参加了线下的宣讲会。

  会上,一位领导模样的男子首先介绍了云联惠的概况,将创始人黄明的经历以及媒体的报道罗列开来,鼓吹消费新模式,最后再放出优惠政策:凡是参加会议的嘉宾都可以获得一定的积分,用于商城的返利积累。

  被鼓吹到血热的黄大炜心动了,他在会议人员的帮助下注册了会员,并在云联商城买了一些推荐产品,过了几天收到货后确实不错,价格也比其他电商平台便宜。在“消费等于存钱、积分买东西”的错误观念下,兑换到红积分的黄大炜渐渐不满足于此,在宣讲会认识的张天华告诉他,还有一种办法能够让收益回报更高。“想要得到更多积分除了多消费外,可以参加创富联盟,成为创富小组的一员。”

  这种模式被张天华称作“左手创新、右手创富”。首先消费全返还,给会员带来了巨大的优惠和提供了新兴的理财方式,将资源进行重新整合;其次将优惠分享给他人,帮助商家打开知名度,开发新的消费者和商家,鼓励消费,拉动内需,给市场经济增添活力。

  “他说为了结识更多资源,打通现金流通道,需要交纳30000元服务费,推荐成功一位消费者或商家进驻平台会奖励3000元,还会给30万白积分。”也就是说,拉到10个人不仅可以回本,还能获得更高的现金返利。黄大炜在商场打拼多年,靠代加工空调设备经营一家工厂,认得一些企业,产品本身过得去,介绍企业还能帮朋友打开销量,抱着这个想法,黄大炜接受了张天华的意见。

  不到3个月,黄大炜拿回了本金,刨除压在商城的20%不能提现,还赚了8万元钱,到2016年年底,黄大炜拥有了自己的“创富小组”,并担任组长,投入的金额已经突破80万元。

  黄大炜前两年痴迷在云联惠的项目上,家人意识到这点时,黄大炜已经听不到任何人的劝诫,他开始逢人便推荐、宣传云联惠。“我女儿拿着云联惠售卖的小米WiFi放大器与小米商城作对比,价格贵出两三倍,她告诉我很多产品比其他平台都贵很多,这哪里是要干掉淘宝、饿死天猫的商城?”黄大炜苦笑地说,“当时已经被利益蒙住了眼睛,一心想赚积分,心里还想着小孩子懂什么的幼稚想法。”

  一个云联惠的轰然倒下,背后还有着多少个云联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围绕消费返利的骗局真实存在着。

  今年上半年有媒体曝光了一份“消费返利传销骗局名单”,名单中150家平台中逾三成平台已经崩盘,出现提现困难、跑路等情况,从这份名单中,《经济》记者在一些打着“多花多得”的消费返利商城中发现了一些猫腻。

  在其中的一家云支付零购平台上,商家贴吧上的吧友介绍消费者在云零购返利网合作的线下联盟商家进行日常消费,第二天开始会得到返现,最终实现购物“零”成本。《经济》记者发现,该平台没有专门的购物网站,而是需要消费者分享微信二维码分享页面进入,并下载APP。在网站上,记者正常消费了一件商品,在积分兑换页面似乎也没看出不同,但是根据网友分享的界面,明确提到添加一位名为金博士电脑(微信号:jbsdnkj)的用户,可以教授“零元创业”秘籍。

  记者加入该网友微信,不一会儿就收到通过认证,不过这位金博士没有向记者推荐云支付零购平台,而是极力推荐了销巴科技,并表示这两者是同一家公司。然而,经记者在企业信息平台企查查上查询得知,云支付零购平台所属的苏州市那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图上,并没有浙江销巴科技有限公司的身影,看来金博士跟记者用了一招偷梁换柱。

  很快,在销巴科技APP上,记者就发现了发展会员的选项。金博士介绍说,复利返投只是通过消费,每天用返还的微币消费返还积分,消费越多,积分越多。“朋友消费多了,自己收入也多了。”

  金博士向记者展示自己的会员数量,目前已经达到2486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传销的认定,“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销巴生活APP涉嫌传销活动。

  《经济》记者随后拨打报警电话反映情况,警方提醒,对于消费返利骗局举报人虽多,但深入打击传销却并不容易,受骗者需要带上证据向当地公安机关进行报案。

  传销的刑事立案标准有两条:涉案人员达到“三十人”、组织层级在“三级”,并不包括涉案金额。不过,“三十人”意味着要认定超过30名有名有姓、身份确凿的传销参与者及30份真实可信的口供,但警方想确定传销人员名单及体系却很困难。

  打击高额消费返利平台的难点在于,很多传销参与者不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除了高额消费返利平台的“洗脑包”外,用“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来解释投资者的心理会更形象。

  广州的媒体同行告诉《经济》记者,前两年云联惠的广告随处可见,家里不少亲戚也向她推荐过。据她了解,参与的人非常多,多数都是中老年人,尤其是做生意多年的商人。

  当前,除了销巴科技通过网站、购物平台及发展线下实体联盟商家等方式外,还存在着借助“消费返利”名义,要求会员及加入者交纳入门费或者变相交纳入门费,靠发展下线盈利,同样值得消费者警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金钱的诱惑总是巨大的,每个人都自认为不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黄大炜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骗者。

  随着电子商务市场的日益扩大,消费纠纷问题也逐渐凸显。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国内零售商城投诉占全部投诉60.6%,在消费者投诉中排名一骑红尘。

  随着科技的深入发展,以“互联网+实体店”为代表的消费返利模式俨然成为诸多商家寄予厚望的销售利器。各种消费返利平台也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平台中返利网、淘粉吧、易购返利网等存在不正常返利、商品质量差、无法提现等问题,消费返利不同于正常的消费促销活动。陔檢粗]橾栦腦粗3D菴19229ㄩ儕恁珨蛁62

  像云联惠这种打着消费返利的新型传销平台,发展为上千亿元规模并非一日而起,市场中做得风生水起的网络传销组织也不会仅有云联惠一家,它们仍潜伏在黑暗中,侵蚀着人们的财产。

  云联惠此前被广东省有关部门基于对外融资,起初被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当时云联惠为了所谓上市融资,两轮手续上存在问题,但从云联惠壮大本质上看,“拉人头”是典型的传销方式。对于这类平台,有关部门如何来界定消费返利与传销的差别?怎样做好风险防范?以云联惠为例,如何保护消费者权益?记者就消费返利相关问题联系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及中国消费者协会,但截至发稿时,未得到具体回复。

  “一般而言,如果返利平台在促成商家对消费者的真实货物销售,并明示返现的速率,因消费者的资金已兑换成货真价实的商品,资金由实际商家收取,该模式为正常的商品交易,并未违法。”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经济》记者,在林林总总的商业营销中,有着错综复杂的运营思路,不能对所有的消费返利模式进行盖棺定论,消费者可以依据国家有关部门颁布的具体内容去识别违法犯罪的消费返利经营模式。

  2018年4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提示:防范“消费返利”风险,谨防利益受损。

  六部门提醒,按照有关规定,参与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风险自担,责任自负;参与传销属违法行为,我去淘宝上买肯德鸡KFC的优惠券有什么!将依法承担相应责任。

  对于黄大炜这样的受骗者,肖飒为其支招。“受骗者应当树立正确的投资意识,不贪图小便宜,不要被高利润所蒙骗,增强识别商业骗局的能力;当身陷消费返利骗局时,应保存证据,及时报警,也可以与其他被骗者取得联系,聘用法律顾问等,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在维权过程中,保持冷静,与办案机关积极沟通,接受专业人士指导,依法合理维权。”

  市场上部分全额返现的平台,涉嫌庞氏骗局,它们通过线上、线下途径,以“预付消费”“充值”等方式吸收公众和商家资金,大量资金由平台控制,存在转移资金、 国家规定小麦价格多少钱,卷款跑路的风险。那么违法平台挂在嘴边的“消费返利”,是如何在我国兴起和发展起来的?

  “首先消费返利的概念改为消费返还更合适。”消费金融专家刘洋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消费者主权论影响下,加之市场竞争、产能过剩、高库存等因素,从促销、扩大销售规模和利润总额、提升品牌、维护用户忠诚度、打击竞争对手等利益考量,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消费返还的方式,让用户享有一定的消费资金返还。

  消费者主权论(Consumer Sovereignty)认为,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在商品生产这一最基本经济问题上起决定性作用。消费者用货币购买商品是向商品投“货币选票”,其投向和数量取决于消费者对不同商品的偏好程度,体现了消费者的经济利益和意愿。生产者(厂家)根据消费者“货币选票”确定生产资料、产品产量、雇佣劳动,以及改进技术、降低成本、增加品种等,以满足消费者需要,获得最大利润。在此过程中,消费者具有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作用。

  解释消费者主权论的最好例子便是国人熟悉的安利品牌。1975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诈骗等罪名起诉安利公司,最终安利公司胜诉,主要原因在于安利公司耶格经销商系统提出的消费获利模式,而不是推销获利,证明自己的商品确有实用价值避免将自己列为多层次金字塔式传销公司。耶格系统认为,团队成员自用消费占80%,剩余的20%才是产品推销与分润。“时至今日,消费返还的基础依然是消费者的真实消费。”刘洋说。

  刘洋谈道,近年来有学者提出了消费投资的概念。当消费者购买商品时,生产厂家根据消费者的消费额,把企业利润的一部分返还给消费者。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不再是单纯消费,同时变成了一种储蓄和投资。如果将一个家庭的日常消费视为一种投资或理财,并加以有效控制和管理,那么消费利润也能像资本一样实现源源不断地返还,从这个角度看,消费也是资本。消费资本与货币资本相比较,货币资本主要体现为流通性,消费资本则主要体现为循环。

  如果消费者真能得到利润分红,甚至成为企业股东,确实是一件好事,也能够刺激消费,消费者花钱也能更大胆、放心。不过从近年来的实践来看,消费资本化的争议较大。“企业能否真正让利?和当前的商场会员卡模式有何区别?都是目前值得思考的话题。”

  “我之前也走访过一些消费返利平台,最开始他们可以按照基本经济规律进行合规经营,但是短期利益驱动,让很多人走岔了,做起类金融的违法违规活动,最终后悔也晚了。”刘洋直言,如果消费是为了后面所谓的投资收益,那么刚性消费就可能异化为感性消费、绑架消费、投机消费。如果消费者购买的产品价格高,额外支出成为消费返还、购买企业股权的代价,实则是消费陷阱。

  由此看来,消费返利更像是一个工具,发挥的作用全在使用者一念之间。商业模式本身没有错,只是如何利用这种方式去进行商业行为。从合规角度看,监管层并未将消费返利进行一刀切处理,若定性某平台的消费返利商业模式为违法行为,仅对存在部分特定行为的消费返利平台运营模式警示为非法集资或传销。

  在支持与质疑的争议声中,消费返利平台并没有停止探索。消费返利平台中经商城CEO张忠文告诉《经济》记者,“越花越有”的消费返利平台目前面临阻碍。因为大家的顾虑在于平台方是否存在圈钱、拉人头传销和涉嫌以新还旧的庞氏手法。

  在筹备消费返利平台之初,张忠文团队对商业模式进行了考虑。“现在一些消费返利网站打出购物返还现金的口号,却还设置了提现门槛,为邀请更多会员注入消费代扣资金,是典型的寅吃卯粮式违规。”因此在设计运营上,张忠文格外注意合规安全,“没有资质和牌照就不要干越红线的活”。

  众所周知,如果机构没有获取金融牌照,向不特定公众吸收资金,可以初步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外,企业缺少第三方做存管,卷款逃跑的风险就很大。

  “现在违法手段即使翻新再多也离不开熟悉的套路,加上媒体正向宣传,消费者也会有自己的判断。”即便是准备好面对外界的争议,中经商城选择进驻商家时也是颇费周折。

  “考察完合规商家,跟人家谈合作,他并不理解这种商业模式,最开始都是我们求着商家加入,等他体验到网上销售能够吸引人气,提升营业额,才放下心来。”张忠文补充道,效果好不能一概而论,商家逐渐增多,还会出现一个实际情况,有的产品依然没有会员愿意去消费,这与商家本身的服务质量、口碑和产品质量有关。“参与消费返利并不是一劳永逸,它只是消费的一种形式,没有那么可怕也不会成为神话。”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纸坊东街2号经济日报社2号楼4-6层 邮编:100054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横财富图| 香港最早护民图库| 免费平码三中三论坛| 2016年特马|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特平| 最早更新黑自图库| 香港财神网站开奖结果|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广东鹰坛主论坛| 香港马会平特一肖资料|